168免费图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2018年以来的不限量竞争更是如火如荼

  工信部网站公布的4月份和5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通报数据显示,流量占收比从1-4月份累计的48.3%下降到1-5月份累计的46.1%,降幅达到2.1%。因工信部公布的部分数据或不准确,本文参照署名文章《工信部公布的通信业经营通报或存多处可商榷之处》重新计算后的数据进行分析。同样来源于工信部的数据显示,去年1-4月份流量占收比累计的数值为42.2%,而今年前两个月的流量占收比为45.9%。也就是说经过5月份行业内的激烈竞争,特别是各种不限量套餐的竞相降价推广,流量占收比回到了今年年初的水平,也离去年同期的数值不远了。相关数据对比情况详见下表:
 
  对于通信行业来说,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运营商,现在流量经营是大势所趋,也是移动互联网行业能够快速发展的基础,更是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等一系列战略规划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2013年12月,我国4G正式商用以来,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一方面大面积建设4G网络,一方面进行强力营销,牟足劲抓流量经营。成绩是非常显著的,因为经过四年的发展,我国不但建成了全球最大的4G网络,而且也拥有全球最多的4G用户。2017年是不限量套餐元年,运营商开展的各种不限量竞争,其目标除了争夺用户外,就是加快经营从传统语音到流量经营转型。然而,这样的努力,在今年5月份却出现了严重挫折。
 
  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国移动流量业务收入超过了传统业务收入,其流量占收比达到了51.96%。同期,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流量占收比分别为36.99%和27.46%,与完成流量经营转型所需的流量占收比超过50%还有很大的差距。相关数据详见下表。虽然说,2017年是运营商的不限量元年,特别是混改后的中国联通借助与BAT等互联网大佬深入融合,推出的各种王卡、宝卡短期内获得了大量年轻用户,收割了用户流量,其用户DOU更是翻倍增长,但是2017年财报的数据显示,其仍然不能解决流量经营转型的难题。2018年以来的不限量竞争更是如火如荼,三大运营商之间不但相互竞相竞价,而且同一公司内部还相互攻伐抢夺用户。然而即便如此,截至5月份的流量占收比累计还出现了大幅下滑。这或许已经说明,运营商正面临非常严峻流量经营危机。毕竟2018年4月份流量占收入仅比去年同期提升了6.1%。如果5月份出现的流量占收比下降持续下去,说明运营商的流量经营或许已经失败。这或许已经说明,单纯地降价推广流量不限量套餐,对运营商来说并非明智之举,而且有着明显的赢了面子丢了里子的嫌疑,甚至其中是否潜藏着危机,现在包括监管层在内的整个行业都应该对此有所思考、所有警觉。因为这不但对整个电信行业造成伤害,也必定给其他相关行业带来负面影响。
 
  现在运营商你方唱罢我登场推出各种低价不限量套餐,无非就是变相降价获客。然而,一旦流量的边际增长空间受限,新业务又无法弥补营收的减损,留给电信行业的只能是利润降低和营收的缩减。降价容易涨价难,更何况监管层的提速降费已经给运营商带上来了涨价的“紧箍咒”。最终不但行业步履维艰,而且用户和互联网行业也将受此拖累。今年举办的“世界移动大会·2018上海”主题论坛演讲中,中国电信总裁刘爱力用“一碗汤、汤一碗”的故事生动地讲述了通信行业价值下降的过程。刘爱力总裁不但吐槽了行业内的无序竞争,更是喊话行业要理性竞争。正如署名文章《焦虑症中的运营商,该向哪里走》所描述的那样,作为行业学霸和老大的中国移动已经被老二和老三组团蹂躏到用户净增份额最低、用户DOU最少的境地;中国联通自己也面临以腾讯王卡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套餐产品已到强弩之末,套路还能玩多久的困境;中国电信更是一改过去中规中矩到现在无比激进,而且现在也面临已是拼了的自己还能苦苦挣扎多久疑问。
 
  对行业面临的危机和调整,相信行业内的领导者们都已经有清晰的认识。就像中国电信刘爱力总裁演讲时所提到的,不限量+共享带来户均流量(DOU)的快速增长,但流量业务增量难增收,而捆手机业务、捆电视业务、捆流量等方式使得宽带业务几家欢喜几家愁,终将导致边际效益持续下降,另外云网一体化,更使得政企专线等传统业务将被新功能所替代。然而未来的路需要怎么走?中国电信的未来思路和战略选择是,成为综合业务提供商和“管道+平台+内容”运营商。现在中国电信已经公开喊话呼吁友商也按照此路径同行。如果中国电信率先放弃“损人不利己”的竞争套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会与其相向而行吗?我认为监管层有必要推动三大运营商的领导层坐下来,共同研究一下行业未来的出路。
 
  如果吐槽、叫苦仅仅停留在各种会议和发言中,对行业发展来说,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而且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在消耗国家的竞争力,对用户来说基本的通信需求未来或许也难以保障。
 
  现在流量漫游费马上取消,运营商面临发展模式的考验,也面临独立创新的机遇。对于运营商来说,一方面如何持续健康运营,也就是说取消流量“漫游”费,企业的收入必然会减少,如何创新业务形态,找到新的盈利点来弥补或者覆盖因此而造成的收入下降;另一方面运营商内部的组织架构需要加快调整,因为对于用户来说,购买的是整个服务,运营商就应该为用户提供全国一张网的服务,所以运营商要在全国范围内,最大限度地统一营销策划、统一收费标准,统一套餐制度,至少最大限度降低同一企业内部不同地域的相互攻伐和挖墙脚。当然这都需要运营商做大量的业务管理和相关流程制度调整,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然而从3月份监管层明确将于7月1日取消流量漫游费至今,我们还没看到运营商相应地作出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不知道大家是在观望还是在探索酝酿中。


上一篇:海量数据让人工智能学习得更快
下一篇:没有了